我怎么舍得下嘴

每次在看到日本电视时,都会被里面制作精良的便当所吸引。即便是剧情并不吸引我的那部《今天也是招人嫌的便当》,也能让我为了看便当而重刷几次。后来,干脆自己上场,买了《四季便当》开始学,可惜脑子告诉我学会了,手却说:“你没有。” 因此,每每看到能用食材作画的人,都能让我特别羡慕嫉妒恨。

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吐司上用食材作画了,但日本设计师佐佐木爱美(Manami Sasaki)最近在吐司上做出带有枯山水、金缮修复(Kintsugi)和漫画等日本元素的作品,还是觉得,生活中多了那么一点点创意,就可以变得美好许多。

不过是因为居家隔离期间实在是无事可做,佐佐木爱美就将心思动到了食材之上。酸奶油成了枯山水的细沙,抹茶粉变成了生长于此的苔藓,坚果充当了摆放在里面的石头。摆盘之后再稍微烘烤一下,烤出焦黄的感觉,好像都听到了一口下去“嘎嘣脆”的声音。

不单单对日本文化下手,艺术史也是佐佐木攫取灵感的地方。从Bruno Munari的抽象画,到Dick Bruna的米菲兔(Miffy),再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里藏着的日本舞浮世绘像,佐佐木用妙手和食材向她们致以最深的敬意。

无独有偶,一样是来自日本的小林奈代子(Nayoko)也是一名吐司绘画爱好者。不同的是,小林奈代子更像是日本电影《下妻物语》中,那个幻想生活在洛可可时代的龙崎桃子。

看到小林奈代子的吐司作品,仿佛看到了一个充满粉红色泡泡的少女世界,让人突然增多了一丝少女情怀。猛汉如我,都忍不住地嘤嘤嘤了两声。

仔细看看,用在这些吐司上的食材都不算特别高级,只是需要花上一点创意和耐心即可。虽然有好事者,会说这样处理食材的方式,有点浪费——准备食材半小时,烹饪、摆盘加食用总共三分钟,何必呢?但生活中少了这么一点带有“小确幸”气质的仪式感,那有什么滋味呢?

佐佐木爱美Instagram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sasamana1204/

小林奈代子Instagram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nayoko054/

消息盒子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
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