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外漂泊的游子追逐梦想的游子,还有桥边的姑娘真实的存在和作者心中的梦好。总之是一种美好的向往。

每个人都要到达的目的地,待到每个分岔路的时候,还是会有人向每一个乘客反复的确认。

人是最会自相矛盾也是最会怀疑真心的动物,无数次的肯定和无数次的反问,有多少次的希望,就积攒了多少次的失望。

异乡人总是心怀希望又抱着梦想,在有意义的追求与向往中,整个世界都会被支撑。当所有爱与被爱,现实和梦想中巨大的反差都夹杂在这个漂亮的桥边姑娘身上时,她会唤起我们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祝愿和怜惜。

民谣是轻的,民谣也是重的。轻在每个文字都缓缓的吟唱,轻在我把每个心思都慢慢的从平实的言语中溜出,重在这都是岁月积淀下我们情绪的表达,是我在路上想要抵达的远方。

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只言片语中都可以寻到自己,这一段段旋律中,或许是不经意间的一句歌词,也或许是那句姑娘,都让我们共鸣。当过去的锁被打开时。便一发不可收拾,记忆涌现。